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电话:
邮箱:
地址:
陈子昂:念天地之悠悠  独怆然而涕下
添加时间:2018-02-06
  

  京城的吃瓜群众,向来见多识广,一番围观之后,迅速得出结论:这不是骗局,就是行为艺术,正侧目伸颈,静候下文,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我买了!”

  旁边的大婶,好心提醒:“世风日下,假货太多。你觉得是淘宝,或许正中圈套,先生还是小心为妙!”

  书生朗声一笑:“在下自有分寸,诸位若是有心,请于明日巳时三刻,移步芙蓉客栈,我将以此琴,奏出天籁之音。”

  第二天,芙蓉客栈,红旗招展,锣鼓喧天,现场人满为患,一片混乱。眼看就要发生踩踏事件,白衣书生走出客栈,先躬身,后抱拳:“小可陈子昂,携诗百篇,千里进京,竟无人问津。琴乃靡靡之音,吾等岂应留心?”随即举起千金古琴,砸成一堆碎粉。

  不待众人反应,他又拿出原创诗文,分发给在场之人。本来少年书生,一掷千金,大家就甚为关心。再读其诗,文采斐然,意境深远,更是大为赞叹。

  一夜之间,陈子昂便刷爆了朋友圈。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平民百姓,都成了他的铁粉。甚至有些女文青,每天都守在阁楼上,左手关窗,右手撑窗,总希望手里的那根竹棒,能凑巧砸到陈子昂。

  身为富家子弟,陈子昂的少年时期,过得任性恣意,不是骑马打猎,便是遛鸟斗鸡,连父亲配给他的书童,都让他训练成了高级技工。

  陈子昂爱吃蔗糖,做法却与众不同,先将糖烧溶,然后倒在铁板上,铸成各种小动物的模样,再插入一根竹签,冷却后拿在手中,既可当食物,又能做玩具。

  前方不远,店铺里有把新款折扇,很是耀眼,陈子昂瞥见后,便穿过人群,快速前行。匆忙中,撞倒了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。

  他向来横行霸道,又见书生无甚大碍,便一句道歉都不留,径直往前走。书生连忙起身,抓住陈子昂,开始理论。

  书童赶紧上前解释:“公子,他说的是《相鼠》,《诗经》中的名篇, 指责你不讲礼义,不知廉耻呢”。

  原来如此。陈子昂顿觉受了奇耻大辱,立即掉头转身,回到家中,从此闭门谢客,深居简出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

  但苦于没有大V推荐,浏览量和粉丝数都少得可怜。唯独京兆司功王适,留下了一句赞美之言:“此子必为天下文宗矣!”

  但王适人微言轻,改变不了陈子昂的命运。失落的陈子昂东游西走,借酒消愁,突然眉头一皱,计上心头,这才有了那场古琴之秀。

  武则天让睿宗下诏,欲将高宗灵柩,运至东都。东西二都,路阻且远,迁葬高宗,必然兴师动众,劳民伤财。大臣们虽有想法,却无人敢说真话。

  然而舜死陟方,葬苍梧而不返;禹会群后,殁稽山而永终:岂其爱蛮夷之乡而鄙中国哉?实将欲示圣人之无外也,故能使坟籍以为美谈,帝王以为高范。况我巍巍大圣,轹帝登皇,日月所临,莫不率俾,何独秦、丰之地,可置山陵;河、洛之都,不堪园寝?陛下岂可不察之?愚臣窃为陛下惜也。

  她旋即召见陈子昂,见其貌不惊人,文弱瘦小,谈及家国大事,却慷慨激昂,神采飞扬,一时甚为欣赏,遂任其为麟台正字,并在诏书上写下这样的评语:

  陈子昂又一次爆红,除了京城的读书人,争相传阅他的谏书和诗文,还有许多书商,到处贩卖他的文章,让其文传天下,名动四方:

  “没错,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我徐元庆整整等了十年。父亲大人,您可以安息于九泉了”,语毕,化名余二广的徐元庆,一声猛喝,连刺数刀,赵师韫当场毙命。

  有司一审,发现案情极为简单。十年前,赵师韫担任下邽县尉,因私愤杀死了徐爽。徐元庆身为一介草民,只能隐姓埋名,藏身于驿站,伺机接近赵师韫,以报仇雪恨。

  在判决的时候,问题却来了。于礼制而言,徐元庆手刃仇人,无可厚非。但于刑法而言,杀人者死,天经地义。

  野心极大的武则天,也想着要“省刑罚”“修其孝悌忠信”,借此笼络人心,便同意了大家的看法,准备赦免徐元庆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陈子昂还兴奋异常,以为满身才气,终有用武之地。但后来发现,武后欣赏的,仅仅是他的文章,至于那些治国之言、经世之策,却置若罔闻、束之高阁。

  至渔阳,五万先头部队全军覆没,名将王孝杰被敌军所俘,不幸捐躯。噩耗传来,养尊处优、不懂兵术的武攸宜,吓得六神无主,麾下众将,也是浑身发颤,不敢应战。

  此时,满腔热血的陈子昂,挺身而出:“王爷,请拨一万精兵,我愿冲锋陷阵,契丹小丑,指日可擒”。

  几日后,武攸宜仍未拿出破敌之计,大军固守原地,寸步未移,陈子昂又一次慷慨激昂:“陛下将天下的部队都交给了您,安危存败,在此一举,王爷为何还是按兵不动?难道把战争当成儿戏吗?”

  陈子昂知道,软弱且独断的武攸宜,听不进去任何建议,索性不再言语,任由他去。只是自己驰骋沙场、建功立业的愿望,又成一场黄粱。

  蓟州属燕国故地,有不少名胜古迹。军务之余,心灰意冷的陈子昂,便走出军营,吊古抒情,抚今追昔。

  站在黄金台前,想到燕昭王礼贤下士,吸纳贤才,终让燕国跻身七雄,自己却怀才不遇,报国无门,陈子昂难掩心头苦闷,便提起如椽之笔,一口气写下七首古诗:

  诗中既有对盛世的向往、对先贤的仰慕,也有生不逢时、壮志难酬的痛苦,后人评价,此诗一出,尽显陈子昂的“汉魏风骨”。

  七首怀古诗之后,陈子昂意犹未尽。他再次登临幽州台,极目远眺中,一首光耀千年的古诗,横空出世:

  或许此刻的陈子昂,心里挥之不去的,是无尽的悲观和入骨的绝望,但他一定不会想到,武氏堵住了这扇门,却将他推向了另一扇窗。

  一首《登幽州台歌》,便可洗净六朝脂粉,唱响盛唐序音,并能穿越古今,唤起无数共鸣,足以让其千古留名:

  公元700年,回京后的陈子昂,以父亲年迈为由,向朝廷提出辞呈。武则天为了彰显爱才惜才之心,特意给予优待,同意陈子昂带职回乡,“以官供养”。

  回到梓州,陈子昂在山边建起茅屋数间,养花锄草,种树采药,然后侍奉至亲,作诗写文,过上了田园牧歌般的生活。

  但是好景不长,陈元敬病故,至性至孝的陈子昂,悲痛欲绝,“哀号柴毁,气息不逮”,远亲近邻,对其都颇为同情。

  当地县令段简,贪婪残暴,听说陈子昂曾在京城为官,带有不少钱财,竟随便找个借口,说陈子昂触犯了律法,要治他的罪。陈子昂让家人纳钱二十万,县令仍不满意,还是将其关进了牢房。

  父亲刚刚离世,又历牢狱之灾,本就体弱多病的陈子昂,身体愈加虚弱,甚至拄杖都无法站立,几个月后,竟冤死狱中,时年四十二岁。

  陈子昂是初唐著名的诗人,也是唐诗革新的先驱者,其“洗濯浮华、刚健质朴”的诗风,以及“骨气端翔,音情顿挫,光英朗练,有金石声”的文学主张,影响了整个盛唐。

  特别是《感遇》三十八首,更是齐梁艳靡之风,向盛唐遒劲之风转变的关键之作,杜甫、韩愈、元好问等后世文人,均对其推崇万分:

  此外,陈子昂曾任右拾遗,身为谏官,虽知“为国谏臣者必死,然而至忠之臣不避死以谏主”,“每上疏言政事,词旨切直”,且较少书生之言,从不意气用事,眼光长远,思虑周全,既有文学家的卓识,又有政治家的远见,这在同时期的文人当中,实属少见。

  只可惜,陈子昂敢做魏征,武则天却不是李世民。陈子昂可以是郭隗(wěi),武则天却成不了燕昭王。

  如此,“道可以济天下,才可以致尧舜”的陈子昂,除了能长叹一声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,夫复何言?投注网投注网投注网我们68彩票网我们68彩票网我们68彩票网雪缘园彩票雪缘园彩票雪缘园彩票